两男性航天员将搭神舟十一号在轨驻留时间翻倍

  今年,我国神舟十一号将搭载两名航天员再次飞向太空,执行空间实验室任务。据悉,航天员飞行乘组全部为男性,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驻留。目前方案没有女航天员执行这次任务。天宫二号已完成总装,正进行相关测试。  增设机械臂主管舱外维修  我国将于今年中至明年上半年间,组织实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实验室任务。  按照计划,今年第四季度,将发射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据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武平介绍,今年第三季度发射的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是在我国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基础上研制的航天器,外形完全相同,但却将承担不同任务。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将开展多项空间科学实验和空间应用实验。航天员还将在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上进行长期驻留的一些关键技术的实验。  据航天科技集团空间技术研究院空间实验室系统总设计师朱枞鹏介绍,与天宫一号相比,天宫二号的内部变化不小,尤其是很多为空间站建设研发的新设备在这次任务中都将测试。内部建设了一个机械臂,将来可以实现自动维修,掌握这项技术就是为了将来到舱外可以进行机器人维修。如果航天员出舱的代价较大,还涉及技术难度和安全性问题,安排小机器人出去维修会更好。  航天员将直接操作两项实验  这次,天宫二号上要进行的各类实验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4项,堪称中国载人航天最忙碌的空间实验室。涉及微重力基础物理、空间材料科学、空间生命科学等多个领域。其中,有两项需要航天员直接参与操作。  在这些实验项目中,很多都是处于世界前沿的空间科学探索领域和国际先进的应用新技术领域,其中,首次进入太空的空间冷原子钟,可以将航天器自主守时精度提高两个数量级,大幅提高导航定位精度。同天宫二号一起升空的伴飞小卫星,还将对分离释放过程进行近距离成像观测。这些实验不仅具有很高的科学研究价值,更有可能在未来对我国的航天技术带来新的推动。目前天宫二号已完成总装,正进行相关测试。  ■探秘航天员生活  突破 在轨驻留时间翻倍  中国航天员大队大队长聂海胜介绍说,针对今年的新任务和新特点,航天员按照既定的训练内容或任务,正在全力以赴备战,目前精神状态也很好,进展非常顺利。  在今年的载人航天任务中,一项重点就是突破航天员在轨驻留30天。朱枞鹏介绍说,这个时间天数是国际上公认的中期驻留的基本门槛。在此之前,我国航天员在轨道工作的最长时间纪录是神舟十号任务时创造的,共计15天。  此次任务是在一艘载人飞船的支持下完成,所以天宫二号携带的生活必需品,装载量要大大增加,同时为航天员创造更舒适、更人性化的工作环境,做出了针对性设计。  重点 锻炼舱外工作能力  聂海胜表示,长时间的太空环境工作,将是此次任务的关键之一,也是未来空间站建设必须掌握的关键技术,未来航天员在太空的工作量将不断加大。  “在神舟七号的任务时,我们也出舱,在这方面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未来任务的出舱活动主要是培养锻炼航天员在舱外工作的能力,主要包括设备转移、安装、维修、维护,甚至是拆装,以及在舱外可能也会进行一些科学实验。”  挑战 生理调节过程较难  作为我国目前太空飞行时间最长的航天员,聂海胜两次飞天,太空飞行长达20天。聂海胜说,对身体来说,最难的就是开始的适应过程,主要就是前几天,对于失重环境,人的生理调节过程比较难。但调节时间因人而异,快的话可能是几个小时、一天,慢的话可能也就两三天,一旦身体适应了以后,在太空工作环境还是很舒服的。  据聂海胜介绍,我国航天员训练从1998年开始,18年来共招了两批航天员21名,先后有10名航天员执行了任务。随着未来空间站建设,航天员队伍要扩大,也会新招一些航天员。航天员的分工也将会越来越细,和国际标准一致。将来就会分成驾驶员航天员、飞行工程师甚至载荷专家。  北京晨报记者 韩娜  ■相关新闻  嫦娥三号在月时间破世界纪录  新华社电 “自2013年12月14日月面软着陆以来,中国嫦娥三号月球探测器创造了全世界在月工作最长纪录,远远超出我们设想。原本着陆器和月兔号月球车的设计寿命分别是1年和6个月。”  全国政协委员、嫦娥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叶培建院士1日表示,这为我们对月球探测器的长寿命、高可靠性设计带来帮助,也对国产元器件的评估带来好处。“看起来,它还能继续工作下去,挺好的。”叶培建说。  嫦娥三号已超期服役约15个月。它的着陆器一切正常。记者从国防科工局获悉,2月18日嫦娥三号着陆器成功自主“醒来”,进入在月球的28个白天——月昼。嫦娥三号着陆器上的月基天文望远镜等有效载荷及工程参数测量设备工作正常。  “玉兔号月球车驱动机构发生了问题,不能走了。太阳能帆板也受到影响,原本有一侧的太阳能帆板月夜期间能合起来,把月球车盖上保温的,现在合不了了。即便如此,由于热控比较好,月兔还是能够唤醒,并把遥测数据下传地球。”叶培建说。今年初,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正式批准了中国嫦娥三号着陆区4项月球地理实体命名,分别是“广寒宫”“紫微”“天市”和“太微”。  (北京晨报) (责编:闫璐、乔雪峰) (责任编辑:admin)